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领袖 > 澳洲华人做大选志愿者:找到在异国生活的自信

澳洲华人做大选志愿者:找到在异国生活的自信

时间:2016-08-01 17:02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澳洲网日前刊文称,7月2日,澳洲迎来了近30年首次双解散大选。在这场政治“欢会”中,有各方政治人物登场站台,有智库和评论家贡献各种分析和预测,还有一批人数众多、并且无处不在的活跃群体——党派志愿者,其中有些是华人。有华人志愿者认为,通过志愿者活动,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在异国生活的自信。

  文章摘编如下:

  他们活跃于选区的大街小巷,为大选投入时间和经历,其中还不乏年轻、热情的身影。究竟这样的一场政治洗礼对个人意味着什么,他们有何收获,今天,我们来讲述他们的故事。

  Serena:是乍见之好奇,也是久处之欢喜

  2016年6月15日,在被称为104总部的维州自由党总部大楼内,时任财政部部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媒体见面会上,一位黄皮肤的中国女生,在媒体重围之中,得到提问机会,和莫里森对话了有关提高员工福利问题。她叫Serena,中文名叫姜琭,两年前还在北京大学进修MBA,也是一名自由党志愿者,为即将举行的大选奔走忙碌。

  “其实我已经不算是单纯的志愿者,在维州自由党总部有了正式的职位。”采访的开始,Serena就很认真地解释,但连她也不能否认,正是因为志愿者的经历和付出,她才获得了这个宝贵的工作的机会。

  Serena是由自由党华人领袖廖婵娥女士“领入门”的。从2015年10月,姜琭第一次参加政治普及讲座,到加入自由党及当志愿者、到成为自由党东区多元文化部Eastern Multicultural Branch的副主席、到104总部入职多元文化助理,短短7个月,姜琭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Serena说,加入自由党是因为认同这个党派的价值观和支持它的政策,但当志愿者则不一定都是党员。对于她自己来说,做志愿者的初衷很简单,“一开始是好奇,想了解一下,发现自己来澳洲很多年了,却有很多事情不懂。比如说市议会,具体工作是什么,不知道……”而随着社会阅历越来越丰富,Serena越来越觉得进一步丰富这方面知识很重要。

  她认为,对于希望在这个国家扎根的年轻新移民来说,对政治、社区的了解并非可有可无的选择题,而是必选题。“找工作是重要,但年轻的新移民大多已经有一技之长,能养活自己,可以说物质有了基本文明,那么精神上也应该有基本文明。”

  举个例子,在大选时,其实各党都会抛出很多利好的承诺,媒体也会争相报道,而我们就要判断:这是真实的承诺,还是扭曲的报道?是能做到的,还是画大饼?这些政策和承诺是不是有可持续性,是否make sense?许多所谓的“惠民”只是短时会有好处,但长远却走不通。在Serena看来,这样的思维训练很有意思,可以促使我们去做调查和研究,结合澳洲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得出自己的结论。

  来自天津的Serena个人经历颇为“复杂”:16岁时当交换生独自到俄罗斯生活一年;20岁在中国读本科时毅然退学赴澳;27岁时掏出积蓄和另外几位发起人成立中国首个资助年轻人实施“间隔年”的专项基金……目前在澳洲知名婚庆公司任职运营总监,同时还经营自己的红酒生意,无疑是年轻一代的移民中精英的代表。

  然而,她却愿意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大选志愿者活动中,因为她觉得 “这是了解这个领域最经济最简单”的做法。“不需要专门花时间看报纸听广播,却可以认识到许多良师益友,向他们学到很多知识。 每周2个小时或者每月10个小时,甚至只是有空才来参加活动帮忙组织,要做的也都比较简单,却会收益很多。还比如说,会有机会直接接触各个领域的负责人,像财长莫里森。面对面提问,得到自己满意的回复,也找到存在感。”Serena说。

  Serena已经是志愿者团队的负责人,她的工作范围除了一般志愿者要做的,还有更多的组织、联系、统筹工作。她说,能令她不断产生兴趣的事情并不多,目前当志愿者是其中一样,“热爱对于这个工作来说真的很重要,它可以改变一切的决定,而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感受到它多么值得爱。”

  Vicky:收获了自信和友谊

  今年24岁的Vicky来自中国沈阳,目前在一家餐馆打工,她另一个身份是工党联邦参议院维州华裔候选人杨千慧(YANG,Chien-Hui)志愿者团队的一员。来到澳洲仅8个月,当志愿者已经有3个月,她认为,通过志愿者活动,她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在异国生活的自信。

  Vicky于今年4月参加了一场虚拟交易大赛并取得好成绩,当时还是万年兴市市长的杨千慧作为嘉宾出席了大赛晚会并为他们团队进行了颁奖。

  “我之前已经知道她是第一位华裔女性在墨尔本当市长,很佩服她。在晚会的时候找机会和她聊了一下,结果发现她很平易近人,亲切而随和,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Vicky说,当晚Vicky得知杨千慧已经被工党提名参选联邦参议院,而杨千慧告诉Vicky,在大选期间竞选团队需要年轻的志愿者,Vicky就心动了,“主要是因为Jennifer(杨千慧)的人太好了,我希望可以帮助她,其次是我初来澳洲,当大选志愿者可以很好开阔自己的眼界。”

  Vicky的主要工作是对社区居民进行上门或电话拜访,然后在大型竞选活动中当工作人员。她说她很清楚记得第一次上门给居民做访问的时候,那种“笨拙和尴尬”,“刚开始感觉自己做上门推销一样,想着以前在中国遇到这样的人,肯定会推掉的,更不用说告诉别人自己个人信息。另外,当时对自己英文没有自信,非常紧张,还有就是感觉这样的拜访登记可能很枯燥,特别是打电话。”Vicky说。

  但亲身经历过后,她有了不一样的体验,原来这样的拜访在澳大利亚非常普遍,民众很关注自己社区的发展,会很乐意讲述自己的想法,比如老人会讲Medicare(澳洲全民医保)、30-40岁的民众更多关注子女的教育、年轻人会关心就业问题,等等,“只要勇敢踏出去就好了。”现在,Vicky说自己已经很有经验,很自然就会别人聊开,顺利获得资讯,把资料汇总并交给到候选人参考。

  据了解,Vicky所在的志愿者团队人数超过100人,各种年龄层次都有,其中年轻人相当热情活跃,可以说是志愿者队伍的中坚力量。Vicky说,自己看到有80多岁的老爷爷在帮忙拉票,觉得很感动。Vicky说对她带来的感受很深,“我希望以后也能像他们一样,不管什么年纪,都有可以做的事情。”

  Vicky说自己目前对政治的认识还很模糊,最大的收获是自信,因为经常和人聊天打交道,英语也有了很大的进步,还了解了很多本地的人情习惯。另外,她也认识了很多同年纪的朋友,扩阔了自己的朋友圈,“虽然上班很累,但每到周六日去当志愿者,都会很开心,和大家为同一个目标努力,然后空下来也互相帮助,也从大家的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Vicky即将开始研究生生活,工作和读书将会是她未来的主旋律,她说不确定自己未来是否还会投入任何的政治运动,但一定会持续参与志愿者的工作,助人也提升自己。

document.getElementById("bdshell_js").src = "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js/shell_v2.js?cdnversion=" + Math.ceil(new Date()/3600000)